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努小兔

作为一个急救车驾驶员,夏广这几年可谓见多了人间百态,各种奇葩病人、各种温情与凉薄。

那时他刚转行当急救车司机没多久,一个普通的夜班,有人打急救电话说家里老奶奶生病,众人便驱车赶往电话中说的地址。

那是华南街中段一栋有些年头的六层房屋,路本不宽,因为没有地下停车场,顺着路左侧密密麻麻停着一排车,车大小不同,留出的空间也不同,夏广拼出一身汗,好不容易将车开到华南街中段。

“夏广,停、停!”跟车的龙医生伸着头向外看,叫道:“那个楼墙上好像写着5,应该就是电话里说的5栋。”

停好车,意外的是楼下并没有等候的病人家属。

“没人?是不是走错了?夏哥,是二娃还乡不是这条路呀。”大眼睛小陈护士跳下车四处张望了下,又跳上车奇怪道。

“没错,开进来之前我特地看了路牌的。不会是调度室听岳父相医亨风流错了吧?”夏广挠了挠头,车外除了微弱的路灯灯光外一片漆黑,楼上碳氢油项目是否真实望去也没有哪个窗户漏出光线,很是蹊跷。

龙医生做了决定:“上楼看看再说,调度说打电话的好像是个孩子,说不定家里就老人和孩子,那肯定没人在楼下等咱。”

担架员吴大勇是个急性子kreayshawn,立马下车:“那赶紧地啊,要真是钱雨童就剩老人和小孩在家里,孩子不得吓坏了啊!”他回头招呼夏广:“小夏,你也一块帮个忙,这种情况家里估计没人能帮南阳天气预报忙,加上龙医生也搞不定,只能你跟我们一块上去了。”

“行。”夏广不是第一次帮忙抬担架了,一般情况调度室会问家属需要几个担架员,有时遇到家属不明确表示同时担架员不是很充足的情况下,一辆车就配一名担架员,病人家和邻居都没有能帮忙抬担架的劳动力的话,司机只有跟着上了。

旧楼房的楼梯颇为狭窄,几个人气喘吁吁好不容易爬到顶楼,却是大门紧闭。

小陈护士瞅瞅昏暗楼道灯光下众人影子如鬼怪般狰狞地映在斑驳墙上,安静的楼梯上只有他们自己咚咚咚的脚步声,六楼和每一层一样寂静漆黑,被吸引在昏黄灯泡旁飞舞的飞蛾小虫无声地陪着他们,却不时掠过脸庞让人心中一惊。

小姑娘咽了一下口水,不由自主地靠近主心骨:“龙医生,这、这儿不太像啊,是不是搞错了?”

龙医生擦了擦额头汗水,喘着气:“应该……没错,说的就是这吧。我……刚打电话,没人接……”

吴大勇将一只胳膊搭在楼道扶手上省点劲,另一只肩膀耸起来用T恤擦了下淌下来的汗:“小陈,你去敲门问问,万一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就糟了,确认一下踏实点。对吧,龙医生。”

龙医生边喘气边点头:“对……对,小陈,你去敲门问问,避免风险嘛。”

小陈护士走上玉势去左右看看:“嗯……602,那就是这家。”她走到右边的门口敲了敲门。

屋里一片寂丑媳当家静,没人应一斤等于多少克,大通d90,帝王绿答。

“龙医生,没人……”小陈护士扭头为难地看着医生。

“敲重点。”龙医生顺了气,走到小陈护士身旁,伸出手重重敲了敲,大声道:“你好,你们家刚才是不是打了120?我们是市医院的。”

屋里貌似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可很快又归于平静,仿佛刚才只是幻听。

几个人竖起耳朵听了会,夏广一向听力好,低声道:“我听到屋里好像有人碰到桌子的声音,但又没动静了。”

吴大勇惊道:“哎呀,不会真的老的小的都出事了吧。龙医生,要不要报警啊!”

他这一嗓子没唤来警察,倒把门给叫开了。

随着仿若恐怖片里鬼宅开门的“吱呀”一声,602防盗门里面的木门打开了一个缝。

小陈护士吓了一跳,躲到了龙医生后面,门缝里站着一个中年妇女,身后不远处似乎有一个男孩子。妇人上下打量一番门口这个面貌敦厚的白大褂,开口问道:“你们谁啊,半夜三更咣咣咣敲门,再不走我报警了啊!”

龙医生赶紧解释:“我们是市医院雷宛莹的,刚才有人打120,说家里有老人生病需要急救车,地址是华南街5栋602,是……这儿吧?”

妇人极不耐烦地吼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弄错了,不是我家!也不看看现在几kaker点钟,三点!吵死人了,你们不睡别人还要休息好吧!”妇人说完咣地关上门,将龙医生准备核对电话号码的话语也关在了外面。

小陈护士忿忿道:“怎么回事,有人恶作剧吗?算了算了,赶紧回医院吧。”她确实不太想在这儿待下去。

正准备下楼,夏广隐约听到屋里传来男孩子断断续续的声音:“妈,奶奶她……医院……”以及妇人压低的声音:“闭嘴……老不死……浪费……”

咚咚的脚步声掩盖了说话声,他也听不太清楚说的什么。

调度室回拨过打来的电话号码,是个座机号码,接电话的中年妇女只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小孩拨错了,便简单粗暴地挂断了电话。

此后的十几年职业生涯中,类似甚至更加千奇百怪的事情屡见不鲜,夏带着空间的水果女王广变成了小护士口中的老夏,当年那件小事早就抛诸脑后。

“夏叔,今晚应该不会很忙吧?”小夏护士的脸色因为夜班有些黯淡,却不影响她笑嘻嘻的娃娃脸仍旧可爱,因为都姓夏,小姑娘便自来熟地喊他夏叔。

“这个不能说。”夏广故作严肃:“活儿啊说不得,一说就来。”

小夏护士笑弯了眼:“这样,我猜三点前没活儿,如果没活我先龙城风月去眯一会,如果来活儿了你赶紧打电话给我,我请你吃宵夜。”

夏广瞅着这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的丫头,有点心疼:“你去休息会,我家丫头说女孩子熬夜伤皮肤,你不怕?”

小夏护士做了个鬼脸:“怕得很!不过我有补救神器。”她掏出一张面膜晃晃:“我去稍微眯会,顺便补个面膜,就拜托夏叔了。”

夏广笑着摇摇头,也准备趁着空闲闭会眼,反正他一个大男人,哪儿都能小憩,随时听着动静就行。

活儿真是一说就来,没多久,真就派到夏广的车。

跟车的小夏护士刚扔了面膜,脸上还残存着没擦干净的精华液。

开车后黄医生定睛瞅了瞅小夏的脸,扑哧笑起来:“小夏,你的脸……来,擦擦。”他从包里摸出纸巾递过去。

小夏有点懵地抬手摸摸自个的脸,也笑了,却没接纸巾:“不用擦,好不容易逮空刚敷的面李天煜膜,就剩这么点精华在脸上了,我要让它自然吸收,绝不浪费。”

“对对,就是前面那里,华南街,从那拐进去。”黄医生是个话唠,不停地指挥着。

“华南街,这条街怎么还不拆迁?”担架员阿兵说道,他上班不久,还没来这条街出过任务,好奇地四处看。

本就不宽敞的街道因为左侧停的一排车更加狭窄,幸而老夏已然车技娴熟,顺利将freeforn车开到街的中段。

“5栋,就是这儿了。”黄医生道:“这房子太旧了,墙上这字模糊得都快看不清了,亏得我眼神好。”

5栋?夏广突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小夏护士伸出头看看:“黄医生,怎么没有病人家属?不会走错了吧,没人,也没人。”

“对了,老夏,调度说是个孩子打的电话,是奶奶生病了,也说不清楚,不知道家里有没有其他大人,你一块上去吧,万一需要搭把手。”黄医生吩咐道。

几人顺级而上,昏暗楼道灯光下众人影子如鬼怪般狰狞地映在斑驳墙上,安静的楼梯上只有他们自己咚咚咚的脚步声,六楼和每一层一样寂静漆黑,被吸引在昏黄灯泡旁飞舞的飞蛾小虫无声地陪着他们,却不时掠过脸庞让人心中一惊。

好熟悉的场景,夏广莫名觉得自己来过,却又想不起掌富贷来。

小夏胆子挺大,大眼睛咕噜噜转着:“你们觉不觉得这儿特别适合拍鬼片啊,破旧的老楼房,黑乎乎的楼道,一会儿门开了……”她故意压低声音,显得有些瘆人。

黄医生喘着气没好气道:“办、办正事,我在楼下打电话都没人接。小夏,敲门问问,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夏护士走上去左右看看:“嗯……602,那就是这家。”她走到右边的门口敲了敲门。

屋里一片寂静,没人应答。

“黄医生,没人……”小夏护士说着:“要不我再重点敲敲。”她伸出手重重敲敲门,大声道:“有人吗?我们是市医院的,你们家刚才是不是打了120?”

屋里貌似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可很快又归于平静,仿佛刚才只是幻听。

小夏贴在门上听了会,低声道:“我听到屋里有声音,不会是屋里人都出事了吧?煤气中毒?”这样的猜想把小姑娘自己吓了一跳,声音也不自觉拔高了八度:“哎呀,不会真的吧。咱们赶紧打电话报警吧!”

她这一嗓子把门海王祭txt全集下载给叫开了。

随着仿若恐怖片里鬼宅开门的“吱呀”一声,602防盗门里面的木门打开了,只是经过了这么多年,门更加破旧、声音更加刺耳。

门里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打量了门口众人一番,不耐烦道:“你们谁啊,半夜三更咣咣咣敲门,有病啊!”

黄医生赶紧解释:“我们是市医院的,刚才有人打120,说家里有老人生病需要急救车,地址是华南街5栋602……”

男人翻了个白眼:“你们弄错了,我家没人打电话。以后看看时间再敲门,半夜三点钟,我家孩子明天还上学呢!烦死了!”男人说完咣地将门砸上。

老镇魂街张颌旧的木门并不是很隔音,听力很好的夏广听到屋里有小男孩急切的声音:“爸,你让医生送奶奶去医院吧,她看起来很难受。”

“小混球,谁让你乱打什么电话,再捣乱老子揍你一顿。”男人吼道,毫不避讳。

“爸,可是……奶奶生病了啊,我起来上厕所听到她疼得直哼哼。”小男孩还在争取。

“生病有啥,年纪大了谁不生病啊,你太奶奶以前生病也是在家养养就行了,这是老年病,医院治不好的,去那儿就是浪费钱!”男人顿了下:“行了行了,快滚去睡觉,看看几点钟了!明天起不来上学,迟到了回家等着吃鞋底。”

凌晨三点的夜,有点冷,夏广德寿宝文明不由打了个寒颤。(作品名:《两次打错的120》,作者:努小兔 。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故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