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心脏就像是个泵,负责把血液打出循环至全身,正常的生理状态下,周边组织的需氧量跟心脏打出血液的供氧量互相平衡,当需氧量增加时,心脏势必要增加输出量(心脏收缩力增加)或增加输出速率(心跳加快)来因应需氧量上升的处境,避免供不应求,因此心脏的负担会上升,如此便可以增加输出量。

这本是正常的生理调节,然而心脏不是机器,若长久处于高负担的状态,一开始还可以调适增加输出量或心跳,久了就会疲劳衰竭;就像压榨工人一样,没有适当的休息回复,工人们就会罢工不做事,因为他们衰竭累了,心脏也是类似的状况,长时间处于高输出状态便有衰竭的可能。

有心脏衰竭,身体会出现哪些征兆?

心脏衰竭后,由于整体供氧量的下降,身体处于慢性缺氧状态,我们会感到容易喘、疲累、甚至因贫血而晕眩,由于心脏收缩能力下降,回收的血液量减少,体液容易蓄积,累积在四肢末端便会水肿。

若严重至肺积水(肺水肿),躺下来一段时间便会觉得喘,特别是在入眠后1-2小时后可能会咳嗽至惊醒,又称为夜间阵发性呼吸困难。

心脏衰竭的分类法与分级

过去心衰竭的药物治疗发展以针对收缩功能差的心脏衰竭为主,而女性病患人群比较常见的舒张性心衰竭并非单纯舒张功能异常,传统的心衰药物在此人群效果也截然不同。

心脏衰竭是个结果,而造成衰竭的原因很多,诸如高血压、瓣膜性心脏病、缺血性心脏病、肺动脉高压、贫血、心肌梗塞等,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上述原因没列入老化,但老化其实是心脏衰竭的一个危险因子。

随着年龄增长,身体机能的下降,确实会有心脏功能下降的可能,因而慢慢出现心脏衰竭的症状。

临床上依据心脏协会制定的分级,可将心脏衰竭分成四个阶级:

1:日常生活不受限制

2:可从事日常生活,但在激烈运动下会出现心衰竭状(感到呼吸困难、心悸、心绞痛),一年死亡率约5-10%

3:日常生活受到明显影响,轻微的活动即会感到不适,一年死亡率约10-15%

4:无法执行日常活动,连躺在床上不动都会感到不适,一年死亡率约30-40%

如何治疗?

Stage A:高风险人群,但无症状且心脏功能及大小正常者,治疗目标以控制危险因素为主,如避免高脂肪饮食、酒精摄取控管、养成运动习惯、戒烟,此阶段不需要药物的积极介入,但针对高血压、糖尿病及血管性疾病患者,可考虑使用血管张力素转换酶抑制剂ACEi)及血关收缩素受体阻断剂(ARB)。

根据美国及欧洲心脏学会的心衰竭治疗指引,使用ACEi或ARB治疗效果不佳的病人,可以考虑用valsartan/sacubitril (LCZ696)取代ACEI或ARB。

Stage B:影像学上已发现心脏结构性的变化,但尚未有症状者,治疗原则上同Stage A,但因为已有结构变化,宜积极介入控制体重避免肥胖、留意酒精及钠离子的摄取,且可开始进行药物治疗,常使用的药物为前面提到的ACEi、ARB以及乙型交感神经接受体阻断剂(βblockers)。

Stage C:心脏已有结构性变化且伴随相当程度的心衰竭症状者,除了Stage B的治疗外,可增加利尿剂(Furosemide, Spironolactone)使用,且饮食上必须严格限盐(一天不超过五公克)及限水(一天水分摄取不超过 1000-1500cc)。

Stage D:末期心脏衰竭,药物治疗类似Stage C,然而由于心脏功能急速衰减,有时需要适度的使用强心剂,药物治疗无效者甚至要考虑心脏移植,此阶段的心脏衰竭药物治疗成果有限,治疗目的转为减少急性心脏衰竭及并发症的发生,以缓和治疗(End-of-life care)为主。

目前尚未有治疗能够显着降低HFpEF患者的死亡率,重点放在症状的缓解和生活品质的提昇,同时要处理其他共病症。若患者有Stage C心衰竭的状况,可给予利尿剂以缓解相关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