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王桂松的小说·回老家

本期掌管:雷晓明 本期策划:王桂松

前语

近年来,名山名寺、当地古刹香火旋绕。家设神龛拜关公、拜财神爷的习尚鼓起。去寺庙烧高香、拜菩萨的善男信女渐有踏破门槛之势。在这些“善男信女”之中,大有不少为官者。他们烧香磕头、顶礼膜拜,是为寻求心灵安慰,期望自己官运亨通、消灾保财。有些为政者忘掉初心,争名贪利,生怕难以善终,只好请求佛祖保佑。世事无常,出息错综复杂,心里莫名的惊骇,让这群特别的佛教徒,把自己出路与去灾避祸的期盼,忠诚地寄予于神佛……

诙谐微小说

回老家

作者:王桂松

昨夜接到赵局长电话,小车司机老李一肚子不高兴,心里恨恨骂到,死光脑壳,小气鬼!明日又要去他老家,害起老子礼拜天冒得歇息。赵局长电话里告知了几件事,最终小声暗示一句:记住啊。老李理解,要他记住带起那尊新买的菩萨走。便是一尊神龛,装有菩萨或神像的木阁子。

昨夜王老板请客吃饭,散席时赵局长四肢利索,把发给他的两包和全国,飞快装进自己提包里。他从不抽烟,也少喝酒,凡老李转交的各类高档卷烟,难见的名酒,赵局长照单全收。老李是个烟虫,看到一条条精美的贵重卷烟转交给他和他老婆,自己捞不到油水,背地里恨得骂骂咧咧。每次都对学徒小伍宣泄仇恨,懒得跟他开车,开我条卵!可每次去赵局长村庄老家,老李还会用自己买的烟巴结局长的亲友。

一大早,老李悻悻然往车库走去,心里还想念昨夜那两包和全国。人比人,气死人,老李感觉很不爽。他学徒小伍跟肖局长开车,常常得到一条条好烟,得到一对对名酒。小伍还时不时送老李整条成对的烟酒,说是犒赏师傅。两个局长都是市里要害部门的一把手,有权有势。老李想来窝火,都是当官的,待人接物怎样差异这么大呢。各人福分吧,老李总是这样宽慰自己。

瞬间,老李脸上和悦起来。老李敏捷翻开车库门繁忙着。老李五十开外了,国字脸,头发仍旧稠密,中等匀称身段,归于资深帅哥型。老李在部队汽教队当过多年教练,开车技能过硬,长于察言观色,深谙行规,能说会道,可谓市里官场小车队的头牌老司机。

老李从柜子里把这尊木阁子菩萨捧出来。看其精美的工艺原料,价值不菲。这是一尊金色座式家用神龛,红木双层房顶神楼,供台两头竖立着镂雕的金色小龙柱子。里边供奉一尊实木关公金色神像。老李记住赵局长唠嗑时说过,武圣关公是万能维护神,可以添财纳福,转危为安,保佑安全。老李把神龛悄然摆放到后座方位,用一个很大的赤色布袋罩住。把两桶活蹦乱跳的泥鳅说到车子后备箱,稳保险妥放正。老李这才定心去接赵局长。

小车在新修的村庄公路上奔跑。赵局长坐在副驾座,一言不发,神态严厉。实际上赵局长并非光脑壳,还有几绺头发轻飘在头顶上。赵局长身体粗大健壮,脑壳溜圆,简直秃头,慈眉善目,如同一尊活菩萨。

赵局长表面上显显露轻轻笑意,却掩盖不住深藏的忧心如焚。老李见他气色欠佳,无话找话,又夸奖起赵局长的长相来。

我说呀,赵局长,你天庭饱满,脸盘方圆,是吉利之相;五岳规矩朝拱,四渎娟秀圆润,你有一张兴旺高贵的容颜。特别是鼻子长得好,鼻相丰隆。鼻是面相的财山哦,你是一个大富大贵的人……

赵局长模棱两可,慢吞吞地说道,就你嘴巴会讲。他们都说你会看相,是真的仍是假的喲。

两人掉以轻心说着,个多小时便驱车来到绿树映衬的潮泉寺。赵局长领着老李,刻不容缓地去看了传得神乎其神、时涨时落的千年潮泉。为官者假如碰到泉流喷涌涨潮,必然官运亨通,心想事成。此刻泉流安静如镜,深邃的泉流泛着幽幽的蓝光。

见菩萨就拜,现已成为赵局长多年的习气。他俩人一同走进寺庙大院。只见石狮威严,楼阁冷寂,四处静悄然的。赵局长箭步走进大殿,拿出几张百元钞票,快速塞进积德行善箱里,生怕他人看见。然后买了一把香烛,取出三支,跪在巨大的菩萨下面,嘴巴轻轻张合着。接着拜了三拜,跪着把香火插在香炉罐里,再把双臂双掌往前扩展开去,掌心向上,爬行在地面上,久久没有起来……

从潮泉寺出来,老李驾车渐渐开进了一条稍宽的山间沙石路,转了几个弯,很熟练地把赵局长送到了一条小河滨上。老李用力提来两个沉沉的塑料大桶,放在河滨上,喘着粗气。稍停一会,老李一手捉住桶耳,一手捉住桶边缘,想往河里倒泥鳅。

赵局长急忙阻止,说等我来,你过来歇息吧。赵局长蹲下来,双手扶住水花四溅的扎实塑料桶,用力将桶移进河滨浅水处,渐渐地往河里倾倒泥鳅,嘴里念念有词,仅仅听不清说了什么。

老李见状,脸上含笑。老李见多识广,知道当时用泥鳅放生是一种很遍及的办法。他看了许多关于放生泥鳅的材料,说泥鳅、黄鳝、鳗鱼同属龙族近亲,是受龙王维护的。万物皆有灵性,放生是培育慈悲心,且能消灾免乱。

老李叼着卷烟,坐在离河滨不远的一块石头上。望着赵局长歪斜塑料桶,往河里渐渐倒着泥鳅,还时不时用他那双胖手,颤轻轻地捧起泥鳅往河里轻放。老李下意识地摇头苦笑。他知道赵局长想念了什么。他给赵局长开车挨近六年了,来此放生好屡次了,时断时续听懂了赵局长的放生祝词。

太阳隐下去,河滨吹过一阵凉风。赵局长还稳稳地蹲在河水边,面露真挚,喃喃私语,声若蚊蝇:泥鳅呀泥鳅,你逃生去吧,你繁衍去吧,你自由自在地游走吧……保护生灵,大慈大悲,积德行善无量,消灾免祸……

老李,你在默什么神,坐着动也不动。赵局长拎着空桶从河滨上来,问老李话,老李才回过神来。

赵局长看看天色,说多半中午了,回我老家去吧。说完,还帮着把空桶收进小车后备箱里。赵局长忽然高鼓起来,脸上显出在世人面前常有的笑脸。

小车直接开进村里,停在粉刷一新的一栋农舍周围。赵局长爸爸妈妈早在大门口迎接,朴实地微笑着,跟从他俩走进厅屋。屋内饭菜飘香,老李才感觉到肚子饿了。早上光临着忙,来不及吃早餐。

老李知道进屋榜首件事不是吃饭,而是摆放刚带回来的关公神像。

赵局长老家厅屋现已设有香火神台,看上去古旧奥秘。厅屋迎门的后檐樯上端,中心是祖先神位,神台两头挂着一副大对联:金炉不断千年火,玉盏常明万岁灯。紧挨祖先神位两头镶嵌了一副小对联:代代荣昌,祖德流芳。神台下方是大气的长方形通墙供桌,木材扎实,呈红黑色。长形供桌下面是一张广大粗笨的杂木八仙桌。

老李把金光闪闪的关公神像摆在长形供桌中心,正好在祖先神位的下端。老李知道,关公像的摆放是有考究的。老李摆好了关公像,还在案台前摆放了香炉一尊、青灯一盏、香烛一对、白酒三杯、素果五碟、地上拜垫等物件。老李开了一瓶茅台酒,给那造型特别的三只沉香酒杯斟满酒,用打火机点着一小把专用的财神香,便利跪拜人直接取香。全部预备稳当,老李礼貌而自傲地请赵局长查看指示。

赵局长像巡视作业相同,用挑剔的眼光,仔细来回扫了几回,点点头,显露满足的神态。赵局长取了三支财神香,姿态很忠诚,必恭必敬,用不同的姿态重复跪拜了九次。老李跟着跪拜了三下。赵父不声不响也跪拜三下。赵母一边跪拜,一边低声自语:菩萨呀,神仙呀,保佑咱们全家啊,保佑咱们的崽女啊……

过了正午,赵家才开端摆桌呼客开餐。宽阔的厅屋只摆了两桌,菜肴很丰厚,都是雷父雷母自己栽种的蔬菜和放养的家禽。每次赵局长回来,都有亲友好友积极主动前来帮助陪酒。在县里开酒店的妹妹一直在厨房忙繁忙碌,在福城搞修建工程的弟弟正好赶到开餐。

赵局长和爸爸妈妈、大舅、伯父、弟妹坐一桌,坐在香火神台下的八仙桌座位,显现其登峰造极的宗族方位。老李早已悄然坐在另一桌,都是一些远房亲戚和帮厨的人。

席间非常热烈,都是一家人,推杯换盏,自由自在地畅叙亲情,满厅屋欢声笑语。

几杯酒下肚,雷父言语越来越多,非常慨叹,不知不觉地吐露真言,很激动地教育家人。你们大哥当官不容易呀,现在局势不同了呀,不要大事小事都找你大哥。曾经给你们处理作业的,找事做的,打官司的,经商的,帮了你们很多忙嘞,占了公家很多廉价嘞,人心要知足啊……

当修建老板的弟弟立刻接过话来,尽讲哥哥好话,简直是阿谀奉承。阿爸,你定心,我是永久记住哥哥的恩惠。我从心里敬服哥哥的水平,在单位上是个有才能的好官,在家里真是一个孝子贤兄……

听到这儿,老李有点坐不住了,爽性放下了饭碗。老李特别恶感这个当修建老板的弟弟。老李心里想,在这个托关系、求情面成风的社会,哥哥帮一下弟弟未尝不可。但是这个弟弟死尖死巧,胆大妄为,现在是富得流油,在社会上口气大得很。老李在外面听到过赵局长的闲话,也只能这边耳朵进那儿耳朵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聚餐已近尾声。老李早就在屋外抽烟散步。只见赵局长急匆匆从厅屋走出来,叮咛老李说,预备一下,立刻回福城,晚上八点有一个暂时会议。老李答复一声,立刻回厅屋去取了东西,接着去开车掉头。

赵局长也随后进了厅屋,站在祖先神台下面。他那有些醉意泛红的眼睛,希冀地再看了一下关公神像,双手合掌,轻轻拜了三下,回身箭步走了出去。

临上车时,赵母追了过来,背着人把一包东西硬塞给了赵局长。赵母小声说道,我和你阿爸花不了这么多钱,有吃有穿就满足了。大崽呀,你年岁不小了,不要搞这个土地作业了,好不好?太累了,你打报告嘛,照样回到中学教学去吧……

赵局长不等母亲说完,有些不耐烦,口气僵硬地回了一句,你今日怎样了,老糊涂了!说完径自钻进小车子,敦促老李从速开车。

赵局长参与这天晚上的暂时会议今后,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才知道,市里一项严重工程牵涉三个单位的一把手,福城大名鼎鼎的赵局长、肖局长和王局长,都出了问题。在批阅资质、承包工程项目、付出工程款、为亲属“提篮子”包工程等方面,都谋取了巨额利益。三人还涉嫌不同程度的纳贿违法,三个局长一起下马。

过了一段时间,有个周六的上午,老李接到一个惊喜的电话。是福城有名的新天地楼盘售楼部的电话,告诉他去补交房款收取新房钥匙。老李很是古怪,自己哪里会跟买新房挂上钩?别看自己作业风景,老婆没作业,终年四季治病,哪有钱置办新房?

在售楼部搞清状况后,导购美人带老李去看新房。坐电梯上到七楼第二单元,居然碰到了老李的学徒小伍。小伍也是来看新房的。师徒两人面面相觑,显露惊异神色。对门对户,各人有一套一百六十八平米的毛坯房。售楼部告诉的补交款数,算算仅仅房子的成本价。按新天地楼盘的方位,这套房子要卖百多万呢。

老李眼睛有些湿润。他站在七楼走廊上,木呆呆地瞭望远方,迟迟没有说话。

身旁的小伍心神不安地看着师傅。

作者简介

王桂松,男,笔名郊野的风,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文学创作高档研修函授班学员,桂阳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学语文高档教师。曾在多家报刊杂志宣布文学作品数十篇。

来历:桂阳县作家协会 修改:蓉小妹

好热烈!桂阳的世界冠军回家了!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