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知道,大天然是不存在压抑的,而真正被压抑的恰恰是人类本身。天分造化的人总是在看似不可能中寻觅隐秘通道,迎迓归于自己的艳丽的艺术之光。如此说来田耘是孤单的,由于他已满足朴实。——李林青(海南省青年诗协副主席)

田耘著作

胸襟万仞,笔底云烟

文/徐晗溪(海南日报记者)

田耘水墨画工作室《逸崆堂》坐落海口市万绿园对面的闹市区,沿海大路人来人往,车流不息,步入宝华公寓楼13层出了电梯,一个回身,就能瞥见一处高雅的艺术工作室,这便是画家田耘的“逸崆堂”。逸是潇洒闲适出生,崆是西北甘肃的崆峒山,“逸崆堂”望文生义,堂主田耘志向所念尽在其间,他拿手且喜爱以大气磅礴、孤寂清绝的笔触描绘西北山水,勾勒一个现世不能至却心神往之的桃花源。

田耘著作

2018年8月24日至9月16日,“田耘水墨画杜甫草堂博物馆报告展”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盛大展出,海南画家田耘先生创造的八十多幅以体现昆仑山超拔雄壮为体裁的水墨画特别有目共睹,似是将观众带到出尘的远方——想做将军的“隐者”。

田耘著作

2019年4月19日,海南日报记者在“逸崆堂”践约见到田耘先生,田耘先生的工作室临海而居,从画室向外望去椰林苍翠,海波粼粼,美丽的世纪大桥尽收眼底。他站在桌子旁挥毫,看到有人进来,渐渐抬起头悄悄浅笑,他身着中山装,内搭深蓝色格子衬衫,带着一副眼镜,很是儒雅漠然。“我从前也是个记者。”田耘像是蛰居在自己的水墨国际里,他的画笔下,能够看到山山水水花鸟鱼虫,却唯一很少见到人。他孤冷吗?六零后的他已过天命之年,从小长在书香门第,长大后做过许多工作,走过许多地方的山,喝过许多品种的酒,最让人意外的却是他曾做过查询记者,专门为大众张扬正义。

田耘著作

说起这段阅历,田耘笑得很豪放,虽有苦涩,仍旧笑称“每个人都想做英豪。”生在和平治世,遗憾无缘将军梦,他却将满腔雄姿英才的热心化诸笔端,无论是写过的尖锐报导,仍是宣纸上的昆仑山,总能让人读出千军万马的气势,想到武侠小说中仗剑走天边的“独孤求败”。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对田耘来说,这不只仅是墨客亦思战疆场,就像他喜爱菊花,却不局限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还有黄巢的“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他神往司马迁笔下的游侠,只因机缘巧合做了画家,遂完结我国知识分子“内圣而外王”修身之道中的“文”,至于“武”,这个梦或许留给了他笔下的西北河山。

田耘著作

田耘的画作中包含着他走过的路、读过的书、看过的景,他将此归纳为“师古、师心、师造化”,好像对他而言,人生的全部遭受,乃至越是苦楚的阅历,越能化作源源不竭的创造创意。“我喜爱读前史书。”史家不幸诗家幸。对大多数艺术创造者来说,比起严酷实在的前史,他们或许会更喜爱作家美化过的文学著作,但对田耘而言,他好像甘愿坚持一颗清醒镇定的脑筋,勇于直面人生的漆黑,以沉着来保护自己的知性真挚,并将这份赤子之心烘托于画纸之上。他喜爱结交精致名士,喜爱跟作家文人品诗论道。有言曰:何为风流,魏晋人物晚唐诗。田耘和他的“逸崆堂”恰恰是当之无愧的“谈笑有鸿儒,来往无白丁”,在这间不大的画室里,他们琴棋书画诗酒茶,妙谈古今,爽快人生。朋友们喜爱跟田耘往来,大约由于他是个大气爽快的汉子,才调当然可贵,大方豪放许是更宝贵的质量。

田耘著作

田耘乐善好施,一挥手就能将画作送去拍卖做慈悲,为希望工程的孩子募得十五万善款。正是这份好心与真挚,画作里,田耘纵情描绘昆仑山之美,让天然在自己的笔下勃发重生;画作外,他在量力而行之处度人度己,以一颗公心为人为学。大约如此,即使他鲜少画人,却仍旧能在画里画外感触到他的人文精力。将六合大美内化于心“六合有大美”出自《庄子·知北游》,原句是“六合有大美而不言。”庄子谈美,很少以艺术举例,而是从大天然与日子中去发现美,田耘亦是如此。他生于西北,善于西北,这儿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山一水,早已融入他的血液中。他的笔下,山的走向、鹿的身姿、水的流通,无不师从天然,叙述着六合大美。师古,师心,师造化,这便是田耘从心所欲的水墨画创造之路。

田耘著作

“思维、意境、翰墨,这三点是田耘绘画时很垂青的‘三心’。绘画创造的进程便是‘意趣’和‘毅力’的表达进程。田耘将自己的绘画经历归纳为“三心二意”。其实,绘画是手绘的,手工榜首,手工之上,又是眼光榜首。对画家来说,这个眼光,分两层:一是指调查之眼;另一个归于经历之眼。调查之眼,是不可学不可教,所谓天份,指的便是调查之眼。因而,同一片景色,不同的人欣赏,创造出来的著作是不一样的。对田耘来说,调查之眼是对日子的一种照顾,是一份不忘初心的感动,所以,他有种大志或许说是野心,要用画笔叙述六合阴阳之道。田耘的抱负历来不只是一位画家,他想走得更远,不只要以画安居乐业,更要以画建立精力,或许这才是他最大的野心,不过,这也是我国知识分子一起的愿望——著书立说、流芳百世。

田耘著作

三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二十年前的田耘或许从未猜到今天的自己,但现在的他益发理解自己天命地点。“不爬到山顶,又如何能看到脚下的山穷水尽呢。”他一直对不知道抱着少许等待,从不害怕没有抵达的远方。这种无所害怕,不是年轻时一腔热血的无知者无畏,而是跟着年月的沉积,越来越笃定,益发明晰。

田耘著作

田耘著作

田耘著作

田耘著作

田耘著作

田耘(田永旺)字云罍,号崆峒散人,水墨艺术家,自在撰稿人,甘肃庄浪人,结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田耘先生讲究造化为师,法古而出新,水墨著作气势如虹,笔行遒劲雄健,翰墨舒畅华滋,气局恢宏广博,心意布满激扬,别具面貌。

数十幅著作在《我国艺术经典》《我国书画报》《书法报》《我国商报》《羲之书画报》《美术研讨》《艺苑》《海南日报》《新疆日报》《新疆艺术》等报刊杂志宣布介绍,多幅著作被中外各界集体及个人保藏,屡次参与全国书画著作展并获奖,部分著作入编《首届人文杯奥运之光获奖著作集》《2001—2005我国美术选集》《洗笔泉书画精品墨存》《今世书画家精英饱览》《今世书画艺术精品大典》《今世闻名书画家精品集》《二十世纪闻名画家精品集》等大典,系国家一级美术师、我国书画学会副主席、我国民族艺术家协会副会长、我国书画研讨院院士、我国美术家协会四川分会会员、南我国画院院长。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